<rt id="ovfnl"><nav id="ovfnl"></nav></rt>
    1. <rt id="ovfnl"></rt>
      <cite id="ovfnl"><span id="ovfnl"></span></cite>

      1. <cite id="ovfnl"></cite>

        吳名高:澳洲校友反哺母校 遠播暨南美譽

        發布單位:人員機構 [2019-11-14 00:00:00] 打印此信息

        每年11月,生活在澳洲的吳名高都會特意飛回廣州為母校慶生。這位老校友年愈古稀,精神矍鑠,談起暨南往事滔滔不絕。那個陪他走南闖北的背包上,清晰地印著“暨南大學”字樣。參加悉尼慈善馬拉松時他也穿上“暨南大學”字樣的衣服。母校于他不僅是一個輕飄飄的名詞,更是要用實際行動來回報的對象。

        (吳名高)

        “濃墨重彩”的暨南求學之路

        2018年,吳名高特意將回粵時間提前到了10月份。他要參加暨大1984屆企管系輕工班的班級聚會。

        這個班級是吳名高在暨大的起點。他語氣中滿是自豪:“我們這個班,光是當上正廠長的就有20多個。可以說,我們這個人稱‘黃埔軍校’的班改變了整個廣州輕工行業的面貌”。

        1981年,為幫助廣州市輕工局培養一批廠長、經理崗位的青年骨干,經濟學院從1300名考生中招考選拔出了100名人才組成企管系輕工班,吳名高也在其中。

        當時他33歲,已是手表廠車間副主任,本可以安穩度日。但面對難得的學習機會,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看上去更為艱難的那條道路。

        輕工班上60%的同學都是1966、1967、1968老三屆的初高中生,有著扎實的知識基礎與十多年的實踐經驗。雖是三年大專學制,但大家學習勁頭高昂,成績漂亮。

        1987年的一天,經濟學院的何振翔教授忽然找到他說:“吳名高,我們始終是要辦MBA的”。當時MBA還是個時髦詞,國內相關經驗寥寥無幾。在饒芃子副校長、黃德鴻博導和何振翔教授的引導下,暨大于1989年開設了第一個MBA試點班,招收了13名學生。吳名高擔任班長,成為了敢于吃螃蟹的人之一。

        “我們用的教材,都是何教授從哈佛拿來的”。試點班對外稱作“研究班”,但無論是培養理念、教程安排還是師資配備,學校都予以MBA的頂級配置。黃德鴻、柯木火、何振翔、丘進、黃德貴、何問陶等一批大家前來授課。

        (吳名高獲暨大經濟學碩士學位證書)

        這個班級為暨大后來正式開設MBA課程教育帶來了寶貴經驗。暨大成為了全國首批開辦MBA教育的26所院校之一,也是當時廣東省唯一一個MBA院校。

        吳名高與暨大的淵源不止于此。他父親曾在建陽辦學時期求學暨大;女兒在他的影響下選擇了暨大管理系;曾在澳洲讀書的兒子吳翰也在暨大管理系取得了博士學位。吳名高笑著說:“我們一家三代都在暨南上過學,都受過暨大的蔭蔽和培養。”

        (吳名高與兒子吳翰)

        事業成功離不開母校教育

        1993年,拿到經濟學碩士學位后的吳名高開始著手創業,內容是與他專業相關的自動車精密零件加工。

        起步不久,他便憑借著先進的創業理念、精準的自我定位、嚴格的質量管理體系接到了摩托羅拉的大訂單。競爭對手是擁有400臺自動車床的大型軍工廠,而他的工廠里僅有幾十臺機器。

        如今吳名高的工廠規模已連續翻番,業務范圍也更加廣闊。面對事業上取得的成功,他坦言離不開母校的教育。

        除了知識以外,母校還教會了他成功的三要素:一是國際視野與前瞻性的理念;二是清晰的邏輯思維方式;三是尋找到問題答案的方法與途徑。

        多年來,吳名高一直身體力行地回報著母校的恩情。

        他從1998年開始擔任暨大MBA中心的考官以及答辯委員,校友導師。事業再忙也會挪出三分之一的時間與精力,投入到學校MBA教育的建設中。

        每年的導師聘書都被他悉心珍藏,甚至看不到一個折角與壓痕;每屆學生的答辯論文,他全部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家中,已是厚厚一摞。

        (吳名高與我校優秀港澳學生領袖座談并分享經驗)

        曾在建陽暨南大學任教的著名經濟學家卓如教授,生平數據匱乏。吳名高將卓如報道給舅舅看時,卻意外發現卓如是舅舅的親家,請示學校后他花了三年多《尋找卓如》。他走訪多處地點,詳細調查了卓如的生平,翻閱了卓如的戰友所寫的關于卓如的文章,找到了卓如教授去世時組織所寫的悼詞,最后學校舉辦了一次邀請卓如親朋參加的隆重的材料交接的會議,為母校校史填補了這一塊的空白。

        胡軍教授對他夸贊有加:“熱愛母校不一定是看捐助金錢,像吳名高這樣付出實際行動,做別人難以做到的,也是對母校的愛。”

        要讓澳洲認識暨南大學

        吳名高是校友總會的名譽會長、校友會的重要成員。2014年定居澳洲之后,他還擔任了澳洲(悉尼)校友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。在任期間,澳洲(悉尼)校友會完善了組織架構,在春節、中秋、端午等傳統節日還會舉辦相關活動吸引校友參加。目前,經常參加活動的校友超過100人,校友微信群近兩年從原來120人增至198人。

        吳名高堅信:“團結才是最重要的”。澳洲(悉尼)校友會的一切活動,都建立在愛國、愛校的基礎上,最大限度地團結在澳洲的校友,維系在澳校友間的關系。

        澳洲(悉尼)校友會聚會活動

        澳洲(悉尼)校友會一直密切關注著國家以及母校動態。2017年8月,珠海校區因臺風“天鴿”而遭受損害,澳洲(悉尼)校友會第一時間帶頭捐款;有位管理學院的女孩家中失火,損失慘重,澳洲(悉尼)校友會立即伸出了援手;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學校,澳洲校友紛紛轉發,為母校點贊。

        澳洲(悉尼)校友會也不遺余力地提升暨南大學的海外聲譽。2015年,澳洲(悉尼)校友會提出:“三年內,要讓澳洲認識暨南大學,讓暨南大學知道澳洲校友。”為此,理事會不遺余力地在當地報紙、電臺,宣傳暨南大學。

        近四年,澳洲當地華人閱讀量最大的華文報紙《星島日報》、《澳洲新報》等報紙上發表了超過40篇關于暨大的文章,澳洲的華人電臺采訪報道暨南大學有關的專題超過12次。“現在在澳洲,暨南大學的名聲與中山大學、華南理工大學并駕齊驅、三足鼎立。”吳名高欣慰道。

        2016年,2018年的母校校慶110周年、112周年,澳洲(悉尼)校友會都組織了20多人的代表團回母校參加慶典,祝賀母校誕辰。2018年,吳名高所在的輕工班,則為母校送上了一幅精致的廣繡,寓意是桃李滿天下。

        今年我校迎來113周年校慶,他說:“會在愛國、愛校的基礎上,竭盡所能地為母校做貢獻,衷心希望暨大能夠興旺發達。”

        (文/新聞中心李偉苗 學生記者吳悅波 圖/受訪者提供)


        急速赛车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